都昌县名人录 – 刘士毅

刘士毅

刘士毅(1886—1982)

刘士毅(1886—1982) ,字任夫,江西省都昌县下排门刘家村人,新桂系外省籍的重要军事将领。曾任南京中央军校筹备主任、国民政府总统府参军长、国民革命军陆军二级上将。

刘士毅,男,中国国民党陆军上将。从小就失去了父亲,由寡母抚养成人。童年时就如同一匹野马,桀骜不驯,性格倔强。十几岁进入南康府中等学堂读书,由于喝酒闹事,屡犯校规,以致被学校开除。随后到南昌,投考江西高等实业学堂,被录取在农林科就读。但他并无意于农业,一心想学军事,便买了一部《孙子兵法》,熟读背诵,因而被同学讽称为“武秀才”。
1912年春,李烈钧任江西都督,委任刘士毅为江西省临川府府知事。当时,他只有二十六岁,少年得志,晖皖自矜。为了扬名显亲,光宗耀祖,特为其祖父刘星楼大办七旬寿诞。那天,他特地乘坐汽艇从临川前往都昌,刘世钧还派了一个卫士排为之护卫,沿途各县地方官绅隆重迎送,蔚为大观。
人物事迹
为把兄弟拨田赋被撤职刘士毅与刘世钧,曾结拜为把兄弟,情同手足。他任府知事后,刘世钧将独立第一旅扩编为师,需要大量的经费。刘士毅便利用权力,擅自将临川府的部分田赋收入,拨给刘世钧作军饷。不料被新任江西都督府财政司司长魏斯灵查获,报请都督府内政司,将其撤职。他感到无颜回都昌,便寓居南昌。后被李宗仁特任为总统府上将参谋长刚好,刘世钧,率领第二师进驻九江,把他请去担任师部主任参谋。他胆略过人,曾在旅,师,军各级任过参谋长,最后被李宗仁特任为总统府上将参谋长。享有“小诸葛”之名的白崇禧也恭维他“经纶满腹,文武兼备”。

曾入保定速成军校
清朝末年,清政府成立保定速成军官学校,在全国务省选拔学生。刘土毅应试录取,被保送到保定速成军校,编入炮兵科受训。
被标统马毓宝誉为“排长之楷模”
1907年结业后,分配在江西巡抚胡廷赣编练的江西新军混成协(相当于旅的建制)五十三标担任排长。他劲头十足,练兵得法,被标统马毓宝誉为“排长之楷模”,旋提升为连长。从此,他便成为马毓宝的得力助手。
向上司呈交建议书,拥护辛亥革命
武昌起义后,驻防九江的江西新军第五十三标的营连排级军官,在同盟会秘密组织的宣传影响下,思想倾向于反清政府。刘士毅和刘世钧、王恒等保定速成军校的同学,获悉武昌起义的消息之后,便跃跃欲试,分头试探上级军官的思想动向,以便待机而动。他自忖标统马毓宝对自己颇为信任,参谋长蒋群对自己也很赏识,便和刘世钧一道,向蒋群陈述了自己的意见。同时,又面见马毓宝,向其呈交建议书,表示拥护辛亥革命,敦促九江独立。此时,马毓宝又听说李烈钧已、在武昌担任起义军的重炮队司令,经与蒋群会商,遂于10月23日宣布独立,成立了九江都督府,自任都督,蒋群为总参谋长,刘士毅则担任都督府参谋。数日后,李烈钧即由上海到达九江,蒋群主动让贤,由李烈钧为总参谋长。随部参加支援武昌起义军的战斗不久,清朝总理大臣袁世凯,命北洋军阀头目冯国璋率领重兵向武汉反扑。马毓宝、李烈钧应武昌都督府之电邀,立即组成江西援鄂义勇军,刘士毅随部参加支援武昌起义军的战斗。到达武昌后,李烈钧担任五省联军总司令,召开紧急军事会议,研究战略,调遣各路人马,对付冯国璋。刘士毅作为参谋官,向李烈钧献策说:“近获谍报,冯军已部署倾兵渡江。我军之计,在于速决。各路人马务必构成犄角之势,并立即组成一支轻骑,绕道袭击黄陂与孝感之间,>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截断平汉路,压迫冯军之后方,使其首尾难顾。冯军则受我牵制,不敢遽尔仓卒渡江。”李烈钧深以为然,遂决定自己亲率中央军控制武昌紧要地区,以杜锡钧部为右翼,以王芝祥部为左翼,并派刘士毅火速率领>轻骑部队连夜袭击黄陂。此时,山西民军起义,滦州的吴禄贞部也宣布独立,直接威胁清王朝中枢,冯部被迫北撤,武昌之危巳解。
任讨袁军第二师参谋长
1913年7月,李烈钧在湖口发动讨伐袁世凯,组成了讨袁军总司令部,下辖两个师。刘士毅任第二师参谋长。当时,北洋军阀李纯奉袁世凯之命,率第六师进攻江西,其两个先头营已进入九江县的官排甲。在两军即将进入对垒的紧急>时刻,刘士毅及时向师长刘世钧提出了破敌之策,他说:“目前,我方兵力只有第六团的两个营和第三团的两个营,李纯的北兵已有两个营进入九江官排甲,双方都在剑拔弩张,一触即发。为今之计只有两条,第一条是捕捉战机,先>发制人,在李纯的增援部队尚未渡江之前,我们集中现有兵力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全歼北军两个营,此乃上策。第二条就是我军全部转移,保全实力,以待我方增援。这两条的利弊得失,请慎重衡量。”经过研究,决定集中三个营>的兵力,先解决李纯的两个营,然后开赴德安,协同第一师的林虎旅进攻李纯师部侧背,并准备翌晨照计行事。不料第六团团长李定魁被袁军收买而叛变,竟然与北军合击第二师师部,并包围第三团,将其第二营缴械。
讨袁军失败后化装东渡日本
这时,袁世凯已派海军进袭湖口,讨袁军节节失利。“湖口起义”失败后,刘士毅随同刘世钧化装潜赴上海,东渡日本,过着流亡生活。
回国后被黎元洪委派为陆军部咨议官
1916年,袁世凯的“皇帝梦”破灭,黎元洪继任总统。刘士毅从日回国,被黎元洪委派为陆军部咨议官。值逢北洋政府选拔十名青年军官出国深造,他应试录取。是年10月,以官费留学生的资格进入日本东京士官军事学校。1919年,刘士毅学业期满回国。当时正值“五·四”运动之际;全国掀起了反对北洋政府的巨浪。他权衡形势,便没有到陆军部去报到,而自北京转赴上海,暂作寓公,等待时机。
在上海邂逅相遇当年辛亥革命时的老友王恒
1920年;刘士毅在上海邂逅相遇当年辛亥革命时的老友王恒。这时,王恒在广州革命政府任职,经过交谈,刘士毅为广州的革命形势所动容,乃离沪去穗。由王恒引荐,拜访大元帅府的部长程潜,可是话不投机,受到冷遇。接着,他又想去会见李烈钧,然而寻思当年在江西时,曾被李撤过职,就犹豫不决。这时,正好碰上日本士官军校的同学方本仁。方时任赣西镇守使,将他请回江西,待若上宾,让其担任本部参谋长。1923年,广东革命政府进行第一次北伐。孙中山派张岂庸担任第十四路游击司令,率部攻打驻赣西北的军阀陈光远部,为北伐军作内应。张和刘士毅的私交很深,便密约他商讨计策。刘土毅也有意靠拢革命政府,便对张说:“眼下方>本仁与陈光远之间的矛盾是存在的,如果能够把方本仁争取到革命阵容来,合力去攻打陈光远,当然是上上之策。”张便敦促他秘密做方本仁的工作。但是;方举棋不定,未取得结果。
与赣军第二旅旅长赖世璜合作
第一次北伐失利后,刘士毅离开方本仁部,与赣军第二旅旅长赖世璜合作。该旅曾参与北伐,战败后转而投靠陈炯明,受到革命军的讨伐,退守潮州,汕头一带。刘土毅与赖世璜是早年的同窗好友,他在刘世钧的第二师担任参谋主任时,赖是该师的连长,曾一同参加过“湖口起义”。两人关系密切,彼此称兄道弟。他称赞赖是勇敢善战的英雄,不可多得的未来的将领之材。赖则推崇他是足智多谋的战略家。这次,刘士毅得知赖部败退汕头后,估计赖世璜另有图谋,便前往担任参谋长。刘士毅在赖困危之际,前去受任,更为赖所推崇。赖待其像诸葛亮一般,言听计从。有一次,赖在私邸设宴,邀约他对饮。酒过三巡,赖屏退左右,喟然叹曰:“任夫兄,我赖世璜堂堂须眉,七尺之躯,自民国>二年‘湖口起义’以来,大小身经百战,无不亲冒矢石,身先士卒。六月在赣西兵败,不得已而暂投陈炯明,迫于势耳。可是流言蜚浯,不见谅于当道,内心甚为烦闷。今日我处在这种失利受讥的困境之下,承蒙兄台不弃,于患难之中慨然相助,铭感无涯,愿与兄台共勉。尚望任夫兄多加赐教,以匡不逮。”刘士毅举杯敬酒,接着说:“肇周兄(赖的别号)肺腑之言,肝胆相照,我当以诚相报。大丈夫贵在有志,有志然后有为。现今天下扰攘,南北混战,正是时势造英雄之时机。倘能独树一帜,割地自守,广开兵源,自筹粮饷,养成羽翼,择其良木而栖,何愁建功立业于当代。但目下你我之计,应估计到潮州、汕头三面受敌,实非久居之地。依愚下之见,莫若舍潮、汕而就漳州,联络当地散兵游勇,悉心编练,暂时偏安一隅,逐步休整,以图壮举,愿兄三思。”赖听了他的一席话,非常高兴,连忙举杯回敬,颇颇点头说:“任夫之言,正合愚意,谨敬领教。”
策划赖世璜率部向福建进发而独立
是年秋,在刘士毅的策划之下,赖世璜率部向福建漳州进发,击败了闽军臧志平。接着,收编了流窜在闽西的李厚基黄大军、陆荣廷和刘志陆等残部,成立“联军办事处”。刘士毅为军事代表,兼任“联军办事处”处长,负责整编。从此,赖世璜控制了漳州,汀州一带的二十余县,形成一个独立王国。
自告奋勇赣州当说客
1924年春,闽军臧志平以收复失地为名,进犯漳州。陈炯明又派兵威胁赖部。面临多方来犯之敌,赖世璜问计于刘士毅。他果断地回答说,放弃漳州,相机进入江西。赖考虑统辖江西南部:二十余县的赣南镇守使就是方本仁,有些犹豫,又探问刘:“江西南部乃是方本仁的势力范围,我同方本仁素无交往,而你又是离开方本仁而到我这里来的。目下我们处于劣势,到江西去,方本仁能够见容你我否?”为了解除赖的疑虑,刘士毅分析了方本仁的情况。他说:“我虽然曾向方本仁辞职,但我是光明磊落,并未背叛过他……你不必担心,我愿自告奋勇,先到方本仁那里去商谈,决不有负你的重托。”赖便派他前往赣州说项。这时,方本仁因讧西督办蔡成勋克扣军饷,极为不满,正欲出兵驱蔡,但力不从心,未敢造次。见刘士毅欣然来访,喜不自禁,迎到私宅,设宴接待。席间,方问刘:“赖世璜仗你之策,以一旅之众,挡三路之敌,不但转危为安,而>且兵不血刃,即据有汀漳二州之地,自成系统,创展新猷,为什么他又要放弃漳州,呢?”刘士毅没有直接囱答方的问题,‘他说,“兵法云:‘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’。方将军,你现在的处境恐怕也是不能自安,孤掌难鸣,蔡成勋已经对你不利,有八个月不发你的饷。你现在不也是隐忍不发,欲除蔡而力不从心吧?!”方本仁一听,为之惊愕。便敞开胸怀对他说:“任夫,你我同窗之谊,无话不谈,你有什么话尽管和盘托出,”刘士毅看到方求策心切,才讲出自己的>来意。他说:“方将军为今之计,应当兴师逐蔡。我刘士毅不才,愿为前部。你与林虎将军乃是旧交,现在林虎驻兵潮州,你何不约他相助?你还可以高瞻远瞩,识时务为俊杰,向谭延闿的北伐军取得联系,与广州革命政府挂钩,不仅可取蔡成勋而代之,且将名驰海宇,功在竹帛耳。”他的一席话,使方本仁大喜,说:“依君所言,我愿将赣南的石城诸邑拨归赖将军驻扎。”刘士毅回汀州之后,与赖世璜同作部署,率部入赣。为前敌指挥北上追击蔡成勋。是年冬,方本仁与林虎、谭延闿、赖世璜成立联军,以刘士毅为前敌指挥,北上逐蔡。12月5日,攻入南昌,蔡成勋化装潜逃。不久,北京段祺瑞政府任命方本仁为江西督办,方遂将赖世璜的第二旅改编为第四师,赖任师长,刘士毅>任参谋长。
任国民革命军第十四军参谋长
北伐战争开始后,谭延闿向蒋介石建议,动员赖世璜和刘士毅起义,为北伐军攻打江西作内应。蒋遂派总司令部参议杨赓笙前往赣南活动。当时,江西督办方本仁已被直系军阀邓如琢撵走,刘士毅与赖世璜一时无所适从。当杨赓笙一传达广州革命政府的意图,他和赖立即响应,联名致电广州总司令部请求收编。蒋介石随即下令,将赖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四军,赖世璜为军长,刘士毅为参谋长,另派熊式辉为党代表。
其时,革命军已占长沙。军阀孙传芳率重兵驻于南昌,欲反击长沙以牵制革命军。刘士毅即协助赖世璜率领第十四军,从雩都(今于都)出发攻赣州,并分兵一部攻闽,牵制孙传芳的部队,使革命军得以由湘入赣。这时,军阀邓如琢困守南昌,他又建议赖世璜率部由吉安攻克抚州,兵下高安,配合国民革命军程潜、朱培德的部队,长驱直入攻进南昌。第十四军进入南昌后,刘士毅又由第二师师长回任军参谋长。不久,因熊式辉挑拨,赖世璜被白崇禧杀害,第十四军为桂系所控制。刘士毅被白崇禧调到南京,任军事委员会教育处处长。但他见到赖被杀害,唯恐自己也遭暗算,就蓄须便服,杜门不出。后来,白崇禧又考虑第十四军是赖世璜、刘士毅所经营创建的,为安定军心,任命刘士毅继任第十四军军长。
担任了中央军校的教育长
1927年,蒋介石下野,白崇禧接替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校长。参谋长张定蹯向白建议说,刘士毅与赖世璜的关系极为密切。而他又胆略过人,深得军心,假如一旦萌发异志,则难以掌握,莫如将他解除兵权,另派别职。白崇禧听后认为言之有理,便召见刘士毅于私邸,对其恭维了一番之后,便委婉地说:“久仰任夫先生经纶满腹,文武兼备。目前我已兼任中央军校校长,忝膺重职,深恐不能胜任。因此特借重大才,敢烦先生担任中央军校教育长一职,则我就得到>了一位得力助手,也就放心了。未知任夫兄允许屈就否?”刘士毅继任军长后,虑及树大招风,亦不安于位,现在正好借此脱身,明哲保身,避免烦恼,因此他欣然受命,担任了中央军校的教育长。
被委任为独立第七师师长
1928年,蒋介石重新兼任中央军校校长,刘士毅被免去教育长职务;从而对蒋不满,靠拢桂系。白崇禧为罗致亲信,又向蒋介石保荐,刘才被委任为独立第七师师长,驻扎在赣南的宁都一带。他乘此时机,招兵买马,培植自己的势力。
设伏围剿红军被击败
当时,中国工农红军建立井冈山根据地,江西省主席朱培德命令驻防遂川的刘士毅,协同第二十七师杨文轩旅“会剿”。但他见杨文轩旅被红军所歼,为了保住这点本钱,始终不敢同红军正面较量。是年8月,红军在湘南失利后,回师>井冈山,途经江西崇义新地圩时,第二十八团二营营长袁崇全叛变,向刘士毅提供情报。刘满以为可趁机攻打红军,邀功请赏,便以五个营的兵力,进攻刚刚回到黄坳的红军。然而,红军在毛泽东和朱德的指挥下,兵分两路攻打刘在遂川的指挥部。这时,他在该县城郊布置了一个“伏击圈”。可是,红军前卫部队猛不可当,一口气突破了“伏击圈”,直捣其指挥部。他仓皇失措,在几十个卫兵掩护下逃往赣州。不久,率独立第七师驻防会昌、寻邬。
蒋介石把他的第七师改编为十五旅
1929年,红四军经寻邬到福建长汀,开辟革命根据地。刘士毅密令其第一团团长肖致平,在寻邬一带分路伏击堵截,并调集五个营的主力增援,与红军于吉潭遭遇。是年冬,红四军从长汀回师江西瑞金,在大柏地全歼肖致平团。致使刘士毅师大丧元气。这时,熊式辉便趁机向蒋介石进言,将刘士毅的独立第七师改编为十五旅,调肪上海的松江,划归自己的第五师管辖,命刘为该师副师长兼第十五旅旅长。
秘密倒蒋被发觉险些丧命
1930年,国民党元老居正亲自到松江,策动刘士毅率部哗变倒蒋。正好他不甘居于熊式辉的掌握之下,很快接受了居正的谋划,并秘密地进行准备。讵料事机不测,被团长肖致平发觉。肖因本团在瑞金大柏地被红军歼灭后,受到刘士毅的斥责,早怀报复之心,肖又与熊式辉都是保定军校毕业的同学,便将刘士毅与居正联合倒蒋的情况,向熊告密。熊立即调集两个旅将第十五旅包围缴械。刘士毅事先毫无防患,仓促无计,乃由营长张勋一死力相保,杀出重围,化装潜逃到上海租界,搭轮前往日本。在日本,他穷途潦倒,靠一些旧友接济勉强为生。后来,他找到了一位日本的老同学田支爱一郎,诉说苦衷。田支爱一郎与何应钦关系很好,便给何写了一封信,为刘士毅疏通关系。
白崇禧请他到广西担任要职
在江西充任行营主任的何应钦接到田支爱一郎的来信后,觉得刘士毅颇有才能,便发去一个电报允诺他来南昌行营供职。当刘士毅回国到达九江时,突然有一位军官来见,向他递交了一封白崇禧的亲笔信。他展书一看,不禁大喜,原来是白请其到广西担任要职。刘连夜乘轮船到武汉,悄悄地转赴南宁。白崇禧一见刘土毅,马上盛情款待。在接风洗尘的家宴上,白对刘说:“目前广西整军经武,励精图治,特邀任夫兄共襄大业。为了实行地方自治,广西已设立了>军事政治学校,我兼任校长,敦请任夫兄出任副校长兼教育长,专负其责,望勿推辞。”刘士毅劫后逢生,深感白崇禧之知遇,当即对白表示说:“健公知我,我决不负健公。”
他向白崇禧提出了“三寓政策”
刘士毅到任后,悉心出谋献策,办好军政学校。在教学中,他大都推行日本土官军校的方法。其时,正值广西紧缩财政,裁减军队,他即向白崇禧提出了“三寓政策”,即:“寓兵于农、寓募于征、寓将于学”。这一政策被桂系视为奇珍而推行全省。军政学校则根据“寓将于学”
的原则,将培养的军政干部,一律派往各县主持农民训练,实行“一手拿锄头,一手拿枪支”。因此,抗战一开始,广西扩军复编甚为迅速。刘士毅担任教育长五年,为桂系培训了大批军政骨干,在广西享有一定的声誉。他五十岁生辰时,桂系为他举行了祝寿仪式,白崇禧还为刘编撰的言行录封面题写了《任夫五稔言选》。“七·七”卢沟桥事变发生后,南宁的军事政治学校改由南京中央军校统一管理。刘士毅被调任第三十一军军长,奉命率部北上,驻守苏北海州,以防敌人登陆。
这年冬,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组织指挥津浦路防御战。刘士毅奉命率领第三十一军,从海州进驻津浦路南段徐州、明光一带,作纵深配备,据险防守。这时,日军指挥官烟俊六统率八个师团,先后从津浦路南段的镇江,南京,芜湖渡江北进,其中三个师团沿铁路正面直趋蚌埠,进逼第三十一军防区的明光。刘士毅指挥部队奋勇堵击,血战逾月,双方打成平手,大出日军指挥官意料之外。后来敌军增援,他深知难与敌军火拼,便采取了避实就虚,以退为进的战术,在明光设了一个“空城计”,将部队连夜西撤,迂回于淮河两岸。待日军扑入明光空城后,他即率部突然在敌军的左侧背出现,向东出击,将敌军截成数段,进而围歼孤立之敌。就这样,第三十一军与日军在津浦路进行拉锯战,始终给敌军以威胁。李宗仁在总结这次作战经验时说:“这一战役的关键,是三十一军执行命令的彻底,始终盯住津浦线,使敌军不能北进。”
率部驻防山东台儿庄抗击日本关东军
1938年春,刘士毅率第三十一军驻防山东台儿庄,抗击日本关东军的板垣师团。板垣自恃“皇军无敌”,长驱直入。刘士毅指挥部队据险埋休,沉着应战。紧接着,日军矶谷师团南下增援,集中炮兵、坦克火力,猛烈攻击三十一军阵地。刘的指挥部也被敌炮击中。他带领部队顽强地与日军激战了四天四夜,为五战区赢得了时间。随即,李宗仁急调汤恩伯的第二十军团和孙连仲的第二集团军全力增援,从而取得了台儿庄大捷。台儿庄战役结束后,第三十一军伤亡很大,奉命撤往蚌埠休整。
被任命为军训部政务次长
1939年,白崇禧任国民政府军训部部长,刘士毅被任命为军训部政务次长。他协助白崇禧制定军训方案,开办了步兵、骑兵、炮兵、工兵、辎重兵、通讯兵等专业军校;还在军训部设置了“军事科学编译处”,广为延聘专门人才,将日本、德国、美国、英国的军事科学论著翻译成册,既作为各军事学校的教材,又发给部队连长以上军官学习。白崇禧对他的工作大为赞赏。
抗战胜利后,随着白崇禧升任国防部长,刘士毅被委任为国防部次长。因白崇禧兼任“华中巢总”总司令常驻于武汉,他代行国防部的日常事务近两年,参与了策划内战活动。
1947年,李宗仁宣布竞选副总统。刘士毅作为桂系在江西的头面人物,专程从南京赶回南昌,进行“拉票”活动。他除本人要在原籍都昌县竞选“国民代表”以外,还要拉拢在江西的友好,从各个方面竞选“国民代表”,为李宗仁竞选副总统创造有利条件。
刘士毅一到达部昌县,当地绅商就大摆宴席欢迎。他四处周旋,内外打点,顺利地取得了都昌县“国民代表”的资格。然后,他又赶到南昌联络友好,凭其特殊手段,左右竞选活动。南昌源源长银的总经理王德舆、中国银行南昌分行经理周友端等,都是在他的支持下参加竞选“国民代表”的。在取得协议、讲好条件以后,刘士毅又风尘仆仆地返回南京,约集江西籍名流曹浩森、胡家风、王枕心等人,联名举行盛大宴会,邀请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吴铁城,组织部部长陈立夫等赴宴。席间,他婉言向吴、陈介绍有关王德舆、周友端等人的情况,声称为江西地方人士请命。在盛宴之下,吴、陈盛情难却,当场就拍板,允诺将王德舆列为江西商界的“国民代表”,周友端列为浙江商界的“国民代表”,由中央党部内定,确保当选。
被李宗仁委任为总统府上将参谋长
李宗仁当选副总统不到一年,就代理总统。刘土毅被委任为总统府上将参谋长,为李宗仁的首席幕僚。1949年4月23日,解放军横渡长江。就在这天凌晨,他随同李宗仁乘飞机离开南京,先到桂林,再转广州。7月,他飞往台北,曾任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。1982年10月,他病故于异乡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都昌人 都昌事 聚都昌 » 都昌县名人录 – 刘士毅

赞 (1)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